•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股權分割

    股東離婚分割股權其配偶能否取得股東資格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6/12/30 17:06:45

    話題背景

    王某與趙某系夫妻,二人以王某的名義持有天威有限責任公司22%的股權。2006年6月,王某與趙某協議離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將王某所持天威公司的股權一分為二,雙方各持該公司11%的股權。趙某持離婚協議書要求天威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和工商登記,確認其股東身份,遭到公司其他股東的一致拒絕。趙某因而提起訴訟,要求依法確認其股東身份。

    【核心觀點】

    當公司股東之間的人合性保護與基于特定親緣關系而發生的財產分割和自由流動發生沖突時,法律更應優先考慮和照顧后者的利益,這也是法律倫理性和人文主義的表現和必然選擇。在這一點上,夫妻離婚對所持公司股權進行的分割與股東資格繼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礎。將股權繼承原理進行類推,股東離婚時對股權進行分割時,公司其他股東也不應享有優先購買權,股權受讓人可以取得股東資格。

    【議題一】

    主持人:您認為本案中公司的其他股東能否行使優先購買權?為什么?

    本案所述“王某與趙某協議離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將所持天威公司的股權一分為二,雙方各持天威公司11%的股權。趙某持離婚協議書要求天威公司變更股東名冊和工商登記,確認其股東身份”的行為,實質是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出資的行為。新公司法第三章專門就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作出規定。按照新公司法的精神,對于有限責任公司的股份轉讓事項,更加尊重股東的意思,如果“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該規定實際上是公司法的補充性規范,即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優先適用公司章程規定,公司章程沒有規定的適用公司法規定。因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內部自治規則,若公司章程允許將公司股權轉讓給配偶,則應當允許,其他股東不能行使優先購買權。其他股東的事后一致拒絕不能對抗公司章程原來的規定,如想變更公司章程原有規定惟有通過章程修改程序。

    若公司章程沒有對向配偶轉讓股權作出例外規定,則應當適用公司法第72條。王某(股東)向趙某(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王某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本案中,顯然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一致拒絕)不同意轉讓,這些不同意轉讓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如果不同意轉讓的股東又不購買王某股份,則視為同意轉讓。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仍有優先購買權。該優先購買權的行使時間法律尚無明確規定,有待司法解釋作出。

    婚姻法第17條規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生產、經營收益為夫妻共同財產,因此所謂“以夫妻一方名義持股所形成的股權共有關系”其實應指的是因股權產生的收益權的夫妻共有,而非股東權、股東資格的共有。

    我認為趙某不是該股權的共同持股人,因此也不是公司的股東。趙某對于公司的其他股東而言屬于第三人,因此趙某若要求取得公司的股權屬于出資的向外轉讓,不屬于共同認股的股權共有人對共同持股的分割,不能適用公司內部股東之間相互轉讓股權的規則。

    在廓清趙某的非股東身份后,王某和趙某之間的“股權分割”行為性質就屬于王某對外轉讓出資的性質,應適用對外轉讓出資的規則。但問題是,趙某也是實際出資人,那么趙某是否可以獲得比一般第三人更優惠的受讓地位?新公司法在繼承關系前提之下,原則上突破了有限公司人合性的特征,打破股份向外轉讓時的限制性規則,限制了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的權利,但允許章程另有約定。

    允許股東資格的繼承是考慮到股權具有如同其他可繼承遺產的財產性特征,將具有財產權性質的股權的繼承作為一種法定轉讓關系對待(即法律直接規定轉讓規則),無需考慮股權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而在這個意義上,盡管夫妻間一人持股不能形成股權(股東資格)的共有,但如果比照上述股權的財產性特征,在夫妻離婚時所進行的共有財產分割更應該是不證自明地包括對財產性的股權的分割,而這種分割顯然是一種法定而非意定的轉讓關系,同理,也可以忽視股權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因此,從此種意義上,可以認同這兩類主體或兩類法律關系的同質性,可以將夫妻因離婚而導致的股權轉讓視為與股權繼承相類似的法定轉讓關系,不適用意定轉讓的限制性規則,因此也不發生其他股東優先購買權問題。

    夫妻離婚時對所持公司股權進行的分割,是基于特定身份關系發生的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而非向公司以外的不特定的第三人轉讓股權。正是由于該種股權變動的特殊性,公司法為保護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而設計的優先購買權制度,在此種情況下并不能當然適用。當公司股東之間的人合性保護與基于特定親緣關系而發生的財產分割和自由流動發生沖突時,法律更應優先考慮和照顧后者的利益,這也是法律倫理性和人文主義的表現和必然選擇。在這一點上,夫妻離婚對所持公司股權進行的分割與股東資格繼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礎。依照公司法第76條的規定,除公司章程另有規定外,股東資格可以繼承。可見,面對因繼承而發生的股權變動,公司法對股東優先購買權的保護是居次的。將股權繼承原理進行類推,股東離婚時對股權進行分割時,公司其他股東也不應享有優先購買權,股權受讓人可以取得股東資格。

    【議題二】

    主持人:如果允許其他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那是否意味著趙某的合法權益受到了侵害?如果沒有,那是否就意味著公司其他股東對因夫妻離婚分割股權所導致的股東變更無能為力,從而破壞了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基礎?

    本案特殊的地方在于,趙某和王某是夫妻,是出資前的財產的共有人。對于出資后的股權由王某享有的財產權狀況,趙某就共同財產所能行使的共同共有的權利其實受到了阻止和限制。但這并不意味著趙某的權利就一定受到了侵害,因為在正常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公司可能的收益會增加夫妻的共同財產。在夫妻關系破裂,夫妻離婚協議時也仍可以就股權以外的共同財產做出約定,由趙某多分一些。或者在趙某認為公司經營收益看好情況下,雙方可協議將11%股權折算成現金補償趙某;達不成協議涉訴時,由法院將王某持有的11%的股份進行折價,法院不能合理折價的,可委托會計師事務所進行評估,依評估報告確定價格,公平地補償趙某的辦法。

    在其他股東行使優先購買權時,即使趙某的權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她其實也應對這種后果負一定的責任,因為夫妻之間對共同財產的處理是包含了雙方的意思的。趙某自己未親自作為股東參與到公司中去,而讓王某作為股東,在意思自由受到保護的今天,應對自己的意思表示負責。

    公司股東對于因夫妻離婚分割股權所導致的股東變更并非完全無能為力。為維護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股東可以在公司章程中作出另外規定,以達到阻止公司以外的第三人違背股東的意愿進入公司的目的。公司法第72條第四款規定,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因此,有限公司完全可以通過公司章程對夫妻離婚時的股東變更以及自然人股東死亡時的股東資格繼承等進行限制,同時也可以對該種情形下可否行使以及如何行使優先購買權作出規定。只有當公司章程對此作出特別規定時,法律才尊重股東的意思自治優先保障公司的人合性,公司其他股東才可以以章程限制受讓人對股東資格的取得。但是需注意的是,公司章程對此進行的特別規定,必須是事前規定而不能是事后通過臨時修改章程來達到限制股東變更的目的,而且,公司章程規定的限制條件也不得高于向公司外第三人轉讓股份的條件,否則,該規定無效。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