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離婚財產

    樂安縣拆遷糾紛引出“離奇”房產證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6/7 10:12:36

    一棟私人建起的店鋪樓房,先是違背法院的裁決,后被國土局認定為違法建筑物,可這樣的建筑物居然不知何故在江西省樂安縣房管局取得了房產證。由于這個合法的“房產證”的頒發,給后來城市規劃與拆遷帶來了糾紛,引發的矛盾使得有關部門叫苦不迭,稱大受其害。

      2009年12月,記者來到樂安縣房管局調查該事,發現該房產證的辦理暗藏貓膩。

      占道建房引糾紛

      據記者了解:上世紀80年代,樂安縣鰲溪鎮人陳祥發在縣城長征路7號臨街位置搭了一間木板做的臨時鐘表修理亭,1984年陳祥發將鐘表亭改建為占道面積30平米左右的兩層樓磚混建筑物。這一舉動遭到樂安縣商業局飲食服務公司的強力阻止,飲食公司認為該處地皮是屬于公共消防通道,并且該處建房影響了飲食公司住宿部的采光,該房未經有關部門批準,也未經商業局同意,應屬違章建筑。這一糾紛鬧到了當地法院,1985年,樂安縣人民法院經雙方同意做出了書面調解:陳祥發店房若要改建加高,除與飲食公司商量好外,還須經城鎮建設有關部門批準方可進行。法院在調解書中注明:本調解書與判決書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陳祥發采用分期分批、逐磚逐瓦、日積月累的方式,逐漸將店房加工至三層。這一行為已經違背了法院的調解文書。飲食公司雖然對陳的行為不予認可,但也沒有再次對陳采取強力阻止的行為。

      憑房產證獲補償

      2003年,飲食服務公司進行改制,將原樂安飯店房產和地產進行拍賣。拍賣的地皮范圍包括了陳祥發的店房位置(消防通道)。中標的購地投資商通知陳祥發拆遷。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陳祥發拿出了一本樂安縣房管局頒發給他的房產證,證明自己的店房是合法財產。商業局的工作人員大惑不解,陳祥發沒有獲得該處土地的使用權,未經消防部門、城建部門和商業局同意就搭建店房,其本身就違法。糾紛發生后,其又違背法院裁決私自將店房建成三樓磚混結構,其行為也是違法。這種在法理上完全站不住腳的房子怎么會拿到房產證呢?由于當時忙于飲食公司整體的拆遷工作,商業局沒有時間去追究房產證的發放原由,根據當時縣政府協調會議精神,縣國土局的工作人員對該宗土地上的違法建房進行清理,工作人員對陳祥發下達了“樂國土監字2004年第014號”文,認定陳祥發的建房屬于違法占地建房,對陳祥發的店房及其占用的土地進行沒收。考慮到陳祥發當時的生活困難,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國土局僅執行了沒收其占用土地的處罰決定。

      盡管如此,依靠合法的房產證,陳祥發還是獲得了5萬元的拆房補償款。商業局的鄧書記告訴記者:“在當時,這是個很高的數額。這個補償標準高于當時樂安縣正規的拆遷補償標準,我們并沒有因為陳祥發有違法行為而降低對他的補償標準,相反,出于人道主義考慮,商業局還補助了他5000元的拆遷補助款。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希望陳能知恩圖報,配合拆遷工作。當時陳祥發在拆遷協議上也簽字認可了這種做法。由于拆遷工作進展的還算順利,事后,我們對于陳祥發如何獲得房產證的事件并沒去追究。”

      重索補償再起糾紛

      當時間走到2009年,令樂安縣商業局意想不到的事情又發生了:陳祥發開始向縣、市、省各有關部門寫申訴信,稱自己當年房子被拆的補償標準太低,縣政府和商業局欠他12萬元土地補償金沒有給他。

      陳祥發還到撫州市、江西省信訪局等部門上訪,要求上級部門支持他索取土地補償金的行為。

      記者看到,陳祥發在申訴信中列舉他要求獲得補償金的間接理由是:鰲溪鎮西坑村村民何某因為修路而被拆遷,由于他到北京上訪,跳金水橋,鬧得政府不得安寧,便重新獲得了22萬元的補償金,還得到補償土地600平米。

      對此,樂安縣商業局、樂安縣房產局的領導均稱陳祥發是無理取鬧。因為他的事件與何某的事件性質并不相同。

      房產證檔案奇怪失蹤

      商業局鄧書記說,導致拆遷糾紛的核心問題是,誰給陳祥發辦理了房產證?如果沒有合法的房產證,這些鬧騰就不可能發生。

      帶著這個疑問,記者來到樂安縣房管局了解當初給陳祥發辦證的過程。

      該局黨支部朱書記和房產交易所唐所長分別接待了記者。兩人均稱多年在房管局工作,但都搞不清楚當年是誰給陳祥發辦的證。

      記者提出調出陳祥發辦證的檔案來看一下,朱書記便讓記者跟著檔案管理人員到檔案室內查看資料。結果,管理人員告訴記者,陳祥發的檔案不見了。

      唐所長說,按正常情況,陳祥發的情況是辦不到房產證的,但是,90年代初的時侯,房管局缺人手,便委托街道辦事處的人員幫房管局登記辦理房產證,估計是這些人稀里糊涂給辦了證。

      記者問,該事件發現后,當地紀檢部門有沒有介入調查此事?朱書記和唐所長均稱沒有。記者問他們準備如何解決此事?朱書記說,準備讓檔案管理人員加班再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檔案,然后再給記者回復處理的方法。

      檔案現身 紕漏明顯

      一個星期后,記者準備發稿時,再次向朱書記詢問陳祥發的房產檔案是否找到。朱書記告訴記者已經找到,并表示愿意讓記者過目。

      記者便再次來到該局查看陳祥發的檔案。

      記者發現,陳祥發檔案袋里的資料比其他人的檔案資料要少,總共只有二、三張紙。記者看到,辦理房產證的《申請書》上,申請人與時間兩處竟然是空白,也就是沒有陳祥發的申請手續。在另一份材料《審核表》上,  初審辦理人和復審辦理人欄目均有人簽名,時間均為1992年10月29日。但最關鍵的一欄“審批欄”又出現奇怪現象,該欄只有“同意發證”幾個印章字體,沒有行政公章,而且經辦人簽字是空白。

      記者比對了一下兩份表格上的筆跡,發現兩份表格上的筆跡竟然相似,仿佛出自一人之手。記者便向朱書記提問:這是不是一份偽造的手續?

      朱書記沒有給出是與否的回答。

      記者繼續問:在初審欄和復審欄簽字的人是否是房管局的員工?朱書記仍然沒有給出明確的回答。

      記者將情況通報給縣商業局的曾局長,曾局長說,當初拆陳祥發的房子的時候,包括副縣長在內的拆遷領導小組的多個成員都對陳的房產證的來源產生過懷疑,曾幾次向房管局索取陳的資料,均被房管局以“找不到資料  為由”拒絕了。現在看來,這個證的辦理存在著違法的嫌疑,希望有關部門能查出真相。

      曾局長還告訴記者,就在記者調查該事件的期間,陳祥發依然到商業局來鬧事,強索補償,嚴重擾亂該局工作秩序。近年來,商業局和縣政府被陳祥發鬧的無法安寧,耗費人力物力難以估算。而這一切,都是這個“離奇”的房產證惹來的禍。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