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離婚案例

    離婚訴訟中6類房產疑難問題的調研報告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3/29 16:04:53

    (一)存在的問題

    離婚訴訟中,對于房改房的處理,核心問題是權屬的認定及分割。在司法實踐中,在相關問題的認識和處理上還存在分歧。如有的觀點認為:涉案房改房系折合雙方工齡所購買的福利房,認為工齡系福利政策,不能視為財產性權利,不能改變涉訴房屋系夫妻共同財產的性質。原告主張應當考慮夫妻雙方折算工齡長短的因素自己應多享有份額的意見,法院不予采納。有的觀點認為,一審法院認為折扣工齡后分得的房屋在折扣工齡方已經死亡的情況下,不認定為共有財產,“丈夫王某去世后,妻子與有關單位簽訂了公有房屋買賣契約,購買103號房屋使用了王某的工齡。但工齡優惠只是屬于一種政策性補貼,而非財產或財產權益。故103號房屋應屬于妻子個人所有的財產,而非夫妻共同財產”。二審判決則推翻了一審法院對訴爭房屋產權歸屬的認定,認為“爭議的房屋,系王某承租其單位的公產房,該房屋由單位出售給妻子時,計算了夫婦二人的工齡。且王某死亡后,對其遺產并未進行析產繼承。因此,雙方當事人所爭議的房屋應當認定為王某夫婦的共有房產,一審法院將房屋認定為妻子的個人房產,不符合繼承法的規定。”二審判決認定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理由是因為王某死亡后,未進行析產,使用了夫妻的共同財產。但是,一個“且”字,意味著將工齡優惠作為財產或者財產性權利進行定性。

    另外,由于房改房以公房承租為前提,所以關于承租資格是否構成多分財產的因素,觀點不一。有的觀點認為:女方于婚前簽訂公有住房買賣合同并交納的部分房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財產交納剩余房款,法院認定該房為夫妻共同財產,判決房屋歸女方所有,法院按照婚后共同財產交納房款在全部購房款中比例的一半,再依據房屋現值,確定女方支付對方的房屋補償款。還有的觀點認為,夫妻一方婚前取得公房承租權,婚后上述房屋拆遷,法院認定拆遷利益是夫妻共同財產,但認定婚前取得公房承租權一方對共同財產的貢獻較大而分得大部分拆遷利益。

    通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工齡優惠應當定性為“財產性權利”還是“政策性補貼”在實務中存在較大分歧,進而可能對房屋權屬性質及分割得出不同的結論。此外,涉及承租公房房改的情況下,承租資格是否構成導致分割考慮的因素,掌握不一。即均是夫妻一方婚前承租公房,婚后取得房屋產權或者拆遷利益,一種觀點確定雙方份額時嚴格按照個人財產及共同出資比例確定房屋份額及補償款,未考慮婚前取得承租權一方的貢獻因素;另一種觀點則在分配房屋拆遷利益時,考慮婚前取得公房承租權一方的貢獻更大進而使其獲得較多份額。

    (二)問題的分析

    1、相關法律規定不明確

    目前,對于房改房的離婚分割問題,法律及相關司法解釋鮮有涉及。婚姻法解釋二第十九條規定:“由一方婚前承租、婚后用共同財產購買的房屋,房屋權屬證書登記在一方名下的,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該條款應該適用于房改房的處理,但是據此認定為共同財產后,是原則上均等分割,還是應考慮承租方的貢獻較大等因素而多分沒有規定。解釋三第十二條,也只是規定夫妻用共同財產出資購買以一方父母名義參加房改的房屋,產權登記在一方父母名下,離婚時對該出資的性質按照債務處理。而1996年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離婚案件中公房使用、承租問題的解答》,則主要是關于離婚中公房使用、承租的問題,房改房的相關問題能否參照適用,沒有統一意見。關于工齡優惠的性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享受本人工齡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齡優惠后所購公房是否屬夫妻共同財產的函的復函》[1](簡稱《復函》)中有相應表述,但一來該《復函》內容適用范圍的理解上即關于“工齡優惠只是一種政策性補貼”的表述是否適用于所有房改房爭議的處理在實踐中爭議較大;二來該《復函》已于2013年2月廢止,最高法院給出的廢止理由是“與現行房改政策不一致”,并未做詳細解釋。因此,對于工齡優惠的定性問題,目前也沒有任何直接的法律依據。

    另外,房改房政策的多樣性和復雜性,導致法律適用與政策的銜接存在難度。全國各地關于房改房的各種地方性法規及規章等規范性文件繁多,多帶有濃重的行政色彩,且規定不一、具有極強的地域性。這就造成法院在處理相關案件時,法官在適用法律的同時,更要熟悉相關的政策,無疑對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戰。對于政策的熟悉、理解程度以及與法律一般規定銜接能力的差異,會造成案件的判決尺度不一。比如,最高人民法院的《復函》,主要是解決在享受本人工齡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齡優惠所購公房的性質認定,進而處理所購公房是否有已死亡配偶遺產份額的問題。《復函》判斷所購公房是否為夫妻共同財產的核心依據,在于購房款是購房人的個人財產還是夫妻共同財產。因此,《復函》中“工齡優惠是一種政策性補貼,而非財產或財產性權益”的表述有其特定的適用范圍,必須結合購房款是購房人的個人財產還是夫妻共同財產。拋開上述前提,孤立的得出“工齡優惠是一種政策性補貼,而非財產或財產性權益”的結論,實際上是斷章取義。

    2、相關理論研究有待深入

    由于房改房的離婚分割,涉及到公房承租權取得時點的差異、承租權與房改房利益轉化的厘清、婚姻存續期間取得產權的房改房的財產性質界定等諸多理論問題,因此需要較為豐富的理論研究作為案件審理的基礎。但是,由于目前理論界對相關問題的研究還不夠重視,理論成果較少,近年來研究房改房離婚分割的學術成果少之又少。這主要是因為,相關法律規定較少,學者和法官可供研究、梳理的法條較少;相比于離婚訴訟中涉及的大量一般商品房的糾紛,涉及房改房的案例數量較少,可供研究的素材不多;房改的大潮已經逐漸過去,已經不是社會的熱點問題,引起的關注不夠等等。

    但是,房改房的離婚分割關系到每一個涉案當事人的切身利益,而且還會不斷有一定數量的案件進入法院。因此,應當對相關案件和法律問題加強研究,促進個案的公平判決。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