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法規

    南京離婚律師解讀婚姻法司法解釋三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2/23 16:24:25

    為了正確審理婚姻家庭糾紛案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結合民事審判實踐,對人民法院適用婚姻法的有關問題作出如下解釋:

    第一條(無效婚姻僅僅限于四種情形)當事人就婚姻法第十條規定的四種無效婚姻以外的情形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當事人的申請。

    [解讀]這一條重申了婚姻法的相關規定,主要就是因為現實中有太多的當事人因為覺得結婚時一方患有愛茲病、遺傳病、精神病或者是受騙結的婚,就認為自己的婚姻關系是無效的,這是沒有好好學習婚姻法,《婚姻法》第十條只規定的四種情況下才是無效的婚姻,至于是不是有其他情況的也應當認定為無效婚姻,只能寄希望于《婚姻法》的修改,在修改之前,仍然要以婚姻法為準。《婚姻法》第十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無效:

    (一)重婚的;

    (二)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系的;

    (三)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

    (四)未到法定婚齡的。)

    但是,這一條只是解決了瑕疵婚姻不屬于無效婚姻問題,沒有解決瑕疵婚姻應當通過什么途徑解。從司法實踐看,對于婚姻登記瑕疵引起的糾紛,當事人要么找不到訴訟機關,要么不能解決實際問題,“訴訟難”的現象十分嚴重,需要通過司法解釋予以明確。現實中因婚姻登記引起的糾紛,當事人無論是通過通過民事還是行政手段難以找到有效的途徑解決。

    第二條(“小三”的權益只給予有限保護)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為解除同居關系約定了財產性補償,一方要求支付該補償或支付補償后反悔主張返還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合法婚姻當事人以侵犯夫妻共同財產權為由起訴主張返還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并根據具體情況作出處理。

    [解讀]依傳統風俗,“小三”的權益當然不能與配偶相比,只是給予有限的保護。

    第三條(親子推定原則)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生育的子女,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的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張成立。

    非婚生子女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的,如果非婚生子女一方提供的證據能夠證明雙方可能存在親子關系,另一方沒有相反的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非婚生子女一方的主張成立。

    [解讀]這樣規定也是有其合理一面的,考慮到舉證責任分配問題,如果一方不配合,另一方有時是根本無法舉證的。雖然可以進行推定,這也是法律的無耐之舉,目的無非是讓另一方配合以求得到事實真相。

    第四條(婚姻家庭扶助義務)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拒不履行撫養子女義務,未成年的或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請求其支付撫養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解讀]與《婚姻法》第21條的規定一致,多此一舉,只是便于實務中的操作而已。

    第五條(夫妻共同財產只能在離婚時才允許分割)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請求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一方在夫妻因感情不合分居期間及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后,有隱藏、轉移、變賣、毀損、揮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夫妻共同債務等嚴重損害夫妻共同財產利益行為的,在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可以受理。

    [解讀]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般是不準分割共同財產的。但是如果發現丈夫有偷偷轉移財產跡象,如何既不離婚又保住屬于自己的財產?以前是沒辦法的。按現有法律,對經濟處于弱勢的女性來說,要么保住婚姻但眼睜睜看著對方轉移財產,要么立即起訴離婚要求分割財產,因為法院沒有婚內請求分割共有財產這個案由。但現在完全可以提起“夫妻婚內請求財產分割之訴”,等于給相對弱勢的一方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救濟渠道。

    第六條(一方財產的孳息或增值收益歸屬問題)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在婚后產生的孳息或增值收益,應認定為一方的個人財產;但另一方對孳息或增值收益有貢獻的,可以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解讀]依常理,一方婚前個人財產的收益當然歸個人所有,這無可厚非,但是如果另一方也對該收益做出了貢獻的,應當允許其分得一些的。問題是,對于一方婚前所購的房子,其增值部分是不是共同財產呢?因為另一方共同居住的同時,也參與房子的維護保養了,對房產增值肯定是有貢獻的,法律對此應當給予明確規定,防止各地對此判決不統一。

    第七條(贈予的可撤銷問題)婚前或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約定將一方所有的房產贈與另一方,一方在贈與房產的權利轉移之前撤銷贈與,另一方請求判令繼續履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已經辦理公證的除外。

    [解讀]這一條與合同法規定的原則相一致,只是增加了這一條可撤銷事由。因為合同法192條只規定了三種情形下才可以撤銷贈予:(一)嚴重侵害贈與人或者贈與人的近親屬; (二)對贈與人有扶養義務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贈與合同約定的義務。

    第八條(婚后父母出資購買的房產歸屬問題)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資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名下的,可視為對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應認定該不動產為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

    由雙方父母出資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一方名下的,可以認定該不動產為按照雙方父母的出資份額按份共有,但有證據證明贈與一方的除外。

    [解讀]之前實施的《婚姻法司法解釋二》只規定了婚前父母出資購房情況的處理,當時咋就沒有想到婚后一方父母出資購房的情況呢?此處又規定了婚后父母出資情況的處理,是對之前相關規定的完善和補充。

    第九條(無民事行為能力人起訴離婚問題)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配偶有虐待、遺棄等嚴重損害無民事行為能力一方的人身權利或財產權益行為的,其他有監護資格的人在依法變更監護關系取得監護權后,代理無民事行為能力一方提起離婚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解讀]這樣規定是為了更好地保護無民事行為能力一方的合法權益,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便于實務中的具體操作。

    第十條(女性中止妊娠將不算侵犯男方生育權)夫以妻擅自中止妊娠侵犯其生育權為由請求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雙方因生育問題發生糾紛,致使夫妻感情破裂,一方請求離婚經調解無效的,人民法院應準予離婚。

    [解讀]女性中止妊娠將不算侵犯男方生育權,因為雖然計生條例等相關法規規定了男方也有生育權,但是男方的生育權需要有女方的配合也能實現,男方在實現自己的生育權時不能侵犯女方的生育權,如果不準女方自主決定中止妊娠,那就是侵犯了女方的生育權。

    同時這一規定放寬了離婚門檻,實際案例中,法院雖然判定不準離婚,但很多不孕妻子可能遭受家暴或者冷暴力,這不利于保護婦女權益。

    第十一條(婚前一方所購買的按揭房歸屬問題)夫妻一方婚前簽訂不動產買賣合同,以個人財產支付首付款并在銀行貸款,婚后不動產登記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離婚時可將該不動產認定為不動產權利人的個人財產,尚未歸還的部分貸款為不動產權利人的個人債務。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由夫妻共同財產還貸部分,應考慮離婚時不動產的市場價格及共同還貸款項所占全部款項的比例等因素,由不動產權利人對另一方進行合理補償。

    [解讀]該條保護的是購房的一方,并不區分男方還是女方。婚前支付的首付款并登記在自己名下的房產,規定算是自己的個人婚前財產離婚時另一方不得分割。離婚時雙方共同償還的房屋貸款部分當然有雙方的各一半,這也充分考慮到了若干年后的房產升值情況,規定了升值部分另一方也要分割的,這是沒有異議的,但是想要再像過去那樣,將另一半婚前出錢購買的那部分(大部分為男方父母一生的積蓄)也占為己有一半就不可能了。

    但是,對于女性的隱性收入損失或者減少問題,該條規定沒有給予充分考慮,比如,從風俗上講一般都是由女性支付的裝修款、家俱家電款,而這部分隨著使用年限的延長價值會逐年減少。從這一點上說,這對女性是不公平和。現在的房產按家庭計算,如果老公婚前購房,婚后女性就不能以第一套房房政策買房,如果離婚,現在的房子又不能分,而離婚后也可能因為房價的不斷上漲買不起房。希望正式出臺的司法解釋三能對此加以修正。

        上述規定一出,估計很多人,特別是廣大女性朋友們,是要鳴不平的,這方面已有很多報道。至少,那些馬上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士們,可能會作新的考慮,會不會要求在男士的房產證上增加自己的名字作為結婚的前提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對于夫妻忠誠協議效力問題,這次,最高法院繼續保持沉默,沒有明文規定。所謂夫妻忠誠協議,就是婚姻一方在婚前或婚后,與另一方簽訂書面協議(或承諾),規定一方違背了夫妻忠誠義務(即出軌)時向另一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金錢或物質利益(如放棄財產等)。

    第十二條(善意購房人權益保護問題)登記于一方名下的夫妻共同所有的房屋,一方未經另一方同意將該房屋出售,第三人善意購買、支付合理對價并辦理登記手續,另一方主張追回該房屋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該房屋屬于家庭共同生活居住需要的除外。

    夫妻一方擅自處分共同所有的房屋造成另一方損失的,離婚時另一方有權請求賠償損失。

    [解讀]與《物權法》規定的不動產善意取得制度相一致。善意取得,指無權處分人將其占有的他人財產轉讓給第三人,如果第三人取得該財產是基于善意且是對價有償的,第三人就依法取得了該財產的所有權或他物權。在此情況下,原權利人不得向第三人行使物權返還請求權,只能請求原占有人即出賣人賠償損失。

    但是本條在兼顧善意第三人利益的同時,又保障夫妻一方對共有財產所有權益的平衡。這一條款有可能突破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在原來的司法實踐中,夫妻一方私自轉讓共有不動產,對不知情的另一方來說,要追回賣出的房子十分困難,因為法院都會運用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善意取得制度駁回。現在就不同了,即使第三人是善意購買,也可能讓被動一方有追回房產的可能,從而在離婚中有權主張分割該房產。總體而言,在財產方面目前還是女方處于明顯的弱勢,所以這些條款實際上保護女方的作用更大一些,而不是像有些人擔憂的,司法解釋“虧待”了女性。

    第十三條(存有一方他項權益的房產利益保護問題)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用夫妻共同財產出資購買以一方父母名義參加房改的房屋,離婚時另一方主張按照夫妻共同財產對該房屋進行分割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購買該房屋時的出資,可作為雙方離婚時的債權予以處理。

    [解讀]房改房又可以叫做已購公房。已購公有住房,是指城鎮職工根據國家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關城鎮住房制度改革政策規定,按照成本價或者標準價購買的已建公有住房。按照成本價購買的,房屋所有權歸職工個人所有,按照標準價購買的,職工擁有部分房屋所有權。

    購買房改出售的公有住房有一定的優惠政策,公有住房的價格在標準價或成本價的基礎上還有工齡、職務或職稱方面的優惠折扣。離婚時這類房屋當然不能作為夫妻共同財產處理了,否則就是對房改房一方父母的不公平,當然,對于另一方在購買房改房的出資給予補償的也是應該的。

    第十四條(期待權益問題)離婚時夫妻一方尚未退休、不符合領取養老保險金條件,另一方請求按照夫妻共同財產分割養老保險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解讀]與《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11條的規定“三、男女雙方實際取得或者應當取得的養老保險、破產安置補償費為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其他應當歸共同所有的財產”不相一致,此前的規定對一方預期取得的財產也有分割權,新的規定只準對已經實際取得的財產才可以要求分割。

    第十五條(財產分割協議不能作為訴訟離婚時的證據使用)當事人為登記離婚達成的財產分割協議,如果雙方未到婚姻登記機關協議離婚,在離婚訴訟中一方反悔,另一方主張按該協議內容履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對夫妻共同財產應當根據實際情況依法進行分割。

    [解讀]這么規定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如果不是在婚姻登記機構進行了備案或者在法庭調解中達成的協議,一般是沒有公信力和執行力的。這一方面是保證離婚協議的公平公主,是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同時也是為了防止損害第三方利益而串通達成離婚協議。

    第十六條(一方應當繼承而尚未繼承得到的遺產在離婚時的處理)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作為繼承人依法可以繼承的遺產,在繼承人之間尚未實際分割,離婚時另一方請求分割該遺產中夫妻共有份額的,人民法院不予處理。離婚后,繼承人之間分割遺產,另一方請求分割原配偶繼承所得部分財產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解讀]繼承在被繼承人死亡那一刻即已經開始,但是,由于遺產尚未進行繼承,另一方如果想進行分割這一遺產也是很難處理的,讓另一方在原配偶獲得了遺產后再進行分割,是便于操作的。

    第十七條(婚姻存續期間夫妻間借款的處理)夫妻之間訂立借款協議,以夫妻共同財產出借給一方從事個人經營活動或者用于其他個人事務的,離婚時借款的一方可按照協議給予另一方實際借款數額的一半。

    [解讀]雖然借條上寫的是自己借給另一方的,但是,自己借出去的這部分錢,其實仍然屬于夫妻共同財產,自己只擁有一半的民所有權,離婚時當然只能分得一半。

    第十八條(單方債務在離婚時的償還問題)離婚時,夫妻一方主張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由雙方共同償還的,舉債一方應證明所負債務基于夫妻合意或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經營。

    [解讀]這樣規定,是防止離婚時一方為了多分財產,而無中生有地炮制出一大堆債務,讓另一方參與償還。

    第十九條(均有過錯的互不賠償)根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提起離婚損害賠償請求的權利人,應當是婚姻當事人中的無過錯方。夫妻雙方都有該條規定的過錯情形的,人民法院對任何一方當事人主張離婚損害賠償的請求,均不予支持。

    [解讀]按婚姻法第46條的規定,離婚時一方有下列過錯的,應當對另一方進行賠償:(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三)實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

    如果規定均有過錯互不賠償,而不考慮過錯程度的大小、過錯的原因和性質,未免顯得過于籠統和粗糙。

    第二十條(離婚后新發現財產的處理)雙方離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財產未處理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分割,經審查確屬離婚時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財產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分割。

    [解讀]《婚姻法》第47條只規定了一方隱藏共同財產時的處理,對于另一方是否隱藏了財產,一方并不好舉證,也可能是另一方根本沒有能力發現;甚至該財產是雙方當時均未發現的,難道法院只對當初一方隱藏的財產才進行再處理,而對除此之外的財產不再管了么?所以這次準備出臺的新的司法解釋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法律的漏洞。

    第二十一條本解釋自2010年月日起施行。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