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離婚財產

    最高法院: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效力認定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2/16 17:47:21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見】

    人民法院在認定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時,應依法審查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的具體內容。如果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涉及到當事人自身利益的處分且當事人在訴訟中明確表示對該非財產分割條款表示反悔時,一般應認定該非財產分割條款沒有生效。

    一、案例簡介

    原告王某與被告李某經他人介紹自由戀愛,并于2010年登記結婚。婚后,李某因工作原因被派駐到外地工作,很少回家,兩人感情逐漸淡薄。2012年1月,王某無意中查看到李某郵箱中有李某與他人交往的曖昧郵件。為此,王某及其家人趕赴外地準備質問李某。不料,在李某所租住房屋內,發現李某有和他人同居的證據。為此,雙方扭打至當地派出所。經派出所協調,雙方達成離婚協議一份。主要內容為:“鑒于李某在與王某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與趙某保持同居關系的行為,嚴重傷害王某的感情,婚姻已無法繼續。王某同意與李某到民政局登記離婚。為此,李某承諾:

    1、李某和王某共有的按揭房屋一套歸王某所有,剩余按揭款由李某獨自承擔;

    2、李某和王某共同向好朋友張某所借70萬元,由李某在一年內分6次歸還;

    3、給予王某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

    4、截止離婚之日,家庭所負其他債務均由李某承擔。

    王某承諾:在協議簽署之日起一周內協助李某去民政局辦理協議離婚手續”。

    協議簽訂兩周后,原告王某以李某為被告向某縣法院起訴離婚。具體訴訟請求為:1、王某與李某離婚;2、李某和王某共有的按揭房屋一套歸王某所有,剩余按揭款由李某獨自承擔;3、李某給予王某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4、李某承擔家庭共同債務70萬元(即向張某所借款項)。

    被告李某辯稱,該協議是在王某脅迫下簽訂,并非其真實意思表示。而且,李某在協議中所承諾事項,均以到民政局登記離婚為前提,既然雙方登記離婚不成,則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以下簡稱《婚姻法解釋(三)》)的相關規定,依法認定該協議不發生法律效力。故請求法院駁回王某有關房屋、青春損失補償費和家庭共同債務的訴訟請求。

    某縣法院受理本案后,查明如下事實:1、李某確實與案外人趙某不以夫妻名義共同居住;2、李某對王某提交協議上自己簽名的真實性無異議;3、在是否離婚的問題上,雙方均同意離婚;4、李某曾多次找王某辦理協議離婚手續,均遭王某拒絕;5、李某以王某拒絕辦理登記離婚手續是因其岳父母阻擾為由,多次上門威脅其岳父母;6、經法院釋明后,雙方均表示家庭其他財產不在訴訟中處理,由雙方協商解決。

    二、法院裁判情況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夫妻之間的忠實義務是夫妻感情維持的重要基礎。本案中,李某與案外人趙某的同居行為違反了其對配偶王某的忠實義務,造成了夫妻間感情的裂痕。事后,李某多次上門威脅王某父母的行為又加速了夫妻間感情的破裂。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經受理對雙方當事人多次調解無效,應準予離婚。至于李某依據雙方間離婚協議提出的有關按揭房屋、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以及家庭所有共同債務由李某承擔的訴訟請求則應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首先,案涉離婚協議并非脅迫所致。從案涉離婚協議的簽訂背景來看,雙方是在當地派出所主持下簽訂,派出所的詢問筆錄以及經辦民警均可證實李某主動提出離婚并同意簽訂案涉離婚協議,在離婚協議起草過程中,李某并未表示過不同意見。

    其次,協議中有關按揭房屋分割條款沒有生效。理由在于,李某與王某簽訂的離婚協議中有關財產分割的約定,是以雙方登記離婚為前提。既然王某已訴至法院,說明到民政局登記離婚已不可能,而李某又在離婚訴訟中明確表示對離婚協議中有關財產分割的條款表示反悔。故根據《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當事人達成的以登記離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協議離婚為條件的財產分割協議,如果雙方協議離婚未成,一方在離婚訴訟中反悔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財產分割協議沒有生效,并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之規定,案涉按揭房屋的分割條款沒有生效。

    再次,協議中有關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以及家庭所有共同債務由李某承擔的條款已經生效。其理由在于,《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針對的只是離婚協議中有關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條款生效,規定財產分割條款的生效以登記離婚或到法院協議離婚為前提。但該條文并未涉及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故從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出發,不管登記離婚是否實現,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均已生效。

    因此,應判決支持王某有關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以及家庭所有共同債務由李某承擔的訴訟請求。至于李某和王某的夫妻共同財產,經法院釋明后,雙方均堅持不在本案中一并處理,而是由雙方自行協商處理方案。故從尊重當事人訴權出發,對李某和王某的其他夫妻共同財產,法院不予處理。

    綜上,某縣法院一審判決如下:一、準予王某與李某離婚;二、李某于判決生效后15天內向王某給付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三、王某和李某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所欠張某共同債務70萬元均由李某承擔;四、駁回王某其他訴訟請求。

    李某對一審判決不服,向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案涉離婚協議簽訂時,王某及其家人對自己進行了推搡、扭打,自己人身當時正受到威脅。因此,離婚協議是在自己被脅迫的情形下簽訂,應予以撤銷。另外,從離婚協議的內容也可看出,所有關于對李某不利的規定都以到民政局登記離婚為前提,現在到民政局登記離婚沒有實現,說明這些條款生效的條件還未具備。故一審法院依據這些條款作出判決,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應予糾正。由上,李某提出上訴請求如下:一、維持一審判決第一項、第四項;二、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第三項;三、駁回王某其他訴訟請求;四、一、二審訴訟費用由王某承擔。

    王某提交書面答辯意見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判決駁回李某的上訴請求。

    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有關離婚協議是在被脅迫的情形下簽訂應予撤銷的觀點不能得到支持,理由在于:

    首先,王某及其家人雖然因情緒失控,對李某進行了扭打,但并未造成李某身體傷害。而且離婚協議簽訂是在派出所,有該所警察在場監督。因此,即便王某及其家人有威脅行為,也會被警察制止。

    其次,即便李某簽訂離婚協議確實是被脅迫所致,李某也應就撤銷該協議提出獨立的訴訟請求,但一審中李某并未提出撤銷協議的訴訟請求,故二審沒有必要再就該新的訴訟請求進行審理。

    至于案涉離婚協議中有關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以及家庭所有共同債務由李某承擔的條款是否生效的問題,王某認為這些條款沒有生效的主張,應予支持。其理由在于,從案涉離婚協議中有關“王某同意與李某到民政局協議離婚。為此,李某承諾”的約定可知,李某承諾的前提是“王某同意與李某到民政局協議離婚”。

    可見,李某之所以在離婚協議中作出所有對自己不利的承諾,都是以登記離婚為條件。這在法律上應被視為附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在所附條件未成就的情形下,民事法律行為未生效力。也就是說,在王某未與李某登記離婚的情況下,李某在協議中的承諾均不產生效力。因此,王某不能依據離婚協議主張有關青春損失補償費20萬元以及家庭所有共同債務由李某承擔。

    綜上,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如下:一、維持一審判決第一項、第四項;二、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第三項;三、駁回王某其他訴訟請求;四、一、二審訴訟費用由李某承擔。

    三、主要觀點及理由

    本案一、二審法院對判決雙方離婚均無爭議,爭議的焦點在于離婚協議中登記離婚的條件未成就的情形下,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是否有效。爭議的實質是如何理解《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中如果雙方協議離婚未成,一方在離婚訴訟中反悔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財產分割協議沒有生效。對此問題,主要有兩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案涉離婚協議中的非財產分割條款已經生效。其主要理由是《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所稱的附協議離婚條件的財產分割協議,特指的是關于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內容的協議。既包括純粹的財產分割協議,也可是離婚協議中具體的財產分割條款。但并不包括離婚協議中不涉及財產分割的條款。離婚協議是雙方當事人意思表示的一致。司法解釋只是強制規定了在附到民政局登記離婚或到人民法院協議離婚條件的離婚協議中涉及財產分割內容的條款生效應以條件成就為前提,并未規定離婚協議其他條款也以此為前提。故從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出發,應認可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

    第二種觀點認為,案涉離婚協議沒有生效。其主要理由是雙方達成的以登記離婚為條件的財產分割協議,現雙方協議離婚未成,一方在離婚訴訟中反悔,該協議根據《婚姻法解釋(三)》的規定沒有生效。故本案應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對共同債務及損害賠償進行處理。

    我們認為,第二種觀點更符合《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的立法本意。首先,到民政局登記離婚或到法院協議離婚是當事人簽訂離婚協議的主要目的之一。從目前規定來看,合法的離婚形式有協議離婚或訴訟離婚兩種。其中,協議離婚是婚姻關系雙方當事人在對子女撫養、財產分割問題達成書面協議的前提下,自愿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離婚,經婚姻登記機關審查,符合法律規定的,準予辦理離婚登記,當事人自領取離婚證之日起,離婚生效。

    實踐中也存在另外一種情況,即由于到婚姻登記機關登記離婚時的財產分割協議,沒有強制執行效力,有的婚姻關系當事人雙方約定到人民法院協議離婚,通過民事訴訟程序領取民事調解書,將訴訟前達成的財產分割協議以民事調解書的方式固定下來,使其具有強制執行力。因此,廣義的協議離婚既包括登記離婚也包括在人民法院協議離婚的情況。[1]

    可見,協議離婚是在雙方當事人對子女撫養、財產分割乃至債務承擔等沒有爭議的情況下,雙方當事人到婚姻登記機關或法院和平解除婚姻關系。而訴訟離婚則是指雙方當事人在婚姻關系解除、子女撫養、財產分割乃至債務承擔等方面存在爭議且無法自行協商解決的情形下,通過向法院起訴,最終解除婚姻關系。協議離婚與訴訟離婚相比,具有節約司法資源、保護個人隱私、程序簡潔和體現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優點。

    為了享受到協議離婚的好處,雙方當事人往往會以協議形式對因離婚可能導致的個人利益作出取舍。換言之,雙方當事人之所以簽訂離婚協議對自己利益作出處分是為了達到協議離婚的目的。因此,如果協議離婚不能實現,當事人簽訂離婚協議的目的就無法實現。進而,如果還認定離婚協議的條款有效,顯然與當事人的締約目的違背。

    其次,離婚協議中當事人對自身財產利益處分的條款應以協議離婚實現為生效條件。與一般法律關系的解除只帶來單一法律關系的變化不同,離婚意味著身份關系、未成年子女撫養關系、財產關系等多重關系的變動。這里的身份關系的變動,特指夫妻間身份關系解除,子女撫養關系的變動則指未成年子女由夫妻共同撫養變動為夫妻中一方撫養。而財產關系的變動則一般指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

    從上述三重關系的內容可知,三重關系的變動都與當事人的切身利益緊密相關。因此,從私法自治角度而言,上述關系的具體變動內容最好由當事人通過意思一致自行決定。具體而言,在離婚方式上,是否選擇協議離婚是當事人的意思自治范疇。

    司法實踐中,在一方當事人期望協議離婚而另一方當事人并未表達同樣意愿時,一方當事人為實現協議離婚的目的,在權衡利弊后,往往會作出甘愿少分或不分財產、放棄未成年子女撫養權或獨自承擔夫妻共同債務等不利自己的意思表示以換取對方同意協議離婚的結果。當事人這種自愿承擔不利后果的行為屬于對自己利益的處分且不損害他人合法權益,并不違法。


    一旦對方當事人為獲得該利益而同意協議離婚,那么雙方就會通過離婚協議形式將這種權益的處分固定下來,具體表現為協議中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條款、個人財產處分條款、子女撫養權歸屬條款、撫養費給付條款、夫妻共同債務甚至夫妻個人債務承擔條款、損害賠償數額條款等。

    顯然,當事人一方在離婚協議的上述條款中作出對自己不利的承諾,是以達到其協議離婚目的為前提。換言之,如果不能實現協議離婚的目的,當事人一般不會作出上述對己不利的承諾。

    可見,一方當事人簽訂離婚協議的真意是:如果協議離婚成功,則同意離婚協議中對己不利的條款生效,反之,則不認可上述對己不利條款的效力。對此,另一方當事人在簽訂離婚協議時也是同意的。在協議離婚未果的情況下,如仍認定上述條款有效,則顯然與雙方當事人簽訂離婚協議的真意不符。

    因此,從尊重當事人簽訂離婚協議的真意出發,應將協議離婚成就作為離婚協議生效的條件。也就是說,這里的離婚協議在法律上應被看做附生效條件的協議。附生效條件的協議本質上是附停止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附停止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是指以未來的不確定的事實的發生,作為法律行為發生效力的限制性條件的法律行為。如果條件不發生,則法律行為將不會發生效力。通過這種制度,當事人可以將不確定的風險作事先的安排。因為,在現實社會生活中,有許多不確定因素,當事人可以根據目前的這些不確定因素并考慮未來的發展,對法律行為作出適當的安排,以分配風險。[2]

    具體到離婚案件中,雖然一方當事人愿意通過離婚協議的方式自愿放棄部分可得利益,以換取協議離婚的結果,但畢竟協議離婚結果只能發生在離婚協議簽訂后且取決于另一方當事人是否最終同意。這里的另一方當事人是否最終同意協議離婚就是上述所言的不確定因素。從私法自治出發,應允許當事人將協議離婚這一不確定因素作為離婚協議生效的條件。如果協議離婚的條件不具備,則離婚協議自然不會發生效力。進而,離婚協議中有關夫妻共同財產分割條款、個人財產處分條款、子女撫養權歸屬條款、撫養費給付條款、夫妻共同債務甚至夫妻個人債務承擔條款、損害賠償數額條款等均不發生效力。

    再次,《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只是針對離婚協議中最常見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條款的生效條件問題作出了規定,但并不能由該條得出即便登記離婚或到法院協議離婚的條件沒有成就,而非財產分割條款仍然生效的結論。《婚姻法解釋(三)》中的離婚財產分割協議是指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達成的以登記離婚或到法院協議離婚法律事實出現為條件的財產分割協議。從條文后半段“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財產分割協議沒有生效,并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的語義可知,財產分割的對象為夫妻共同財產。也即,離婚協議中不涉及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條款都屬于本文所言的非財產分割條款。

    司法實踐中,離婚協議中常見的非財產分割條款主要包括夫妻各自財產處理條款、子女撫養權歸屬條款、撫養費給付條款、夫妻共同債務甚至夫妻個人債務承擔條款、損害賠償數額條款和經濟幫助條款等。這些非財產分割條款雖然不在《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的規范范圍,但仍應參照該條認定,在登記離婚或到法院協議離婚不成就時,均不生效。其理由在于:

    第一,《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只對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協議的效力作了規定,并未涉及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問題。從該司法解釋條文可知,其只規定了財產分割條款的生效與否取決于協議離婚條件是否成就,而并未規定離婚協議中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問題,更無法由該條文解讀出非財產分割條款不受協議離婚條件是否成就影響的結論。因此,以該條文只規定財產分割協議生效與否取決于條件是否成就為據,想當然地得出非財產分割條款應不受協議離婚條件的影響當然有效的結論是考慮不周的。

    第二,《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的起草本意可以類推適用于非財產分割條款。離婚糾紛中,在財產處理方面,雙方當事人最常見的爭議就是對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因此,在這次《婚姻法解釋(三)》中特別就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問題作出了明確規定。從該條文的起草思路可知,之所以規定協議離婚未成,財產分割協議沒有生效,是認為夫妻一方為實現協議離婚目的,才會在財產分割中作出對自己不利的承諾。也即,起草者將協議離婚作為同意對自己不利的財產分割協議生效的前提條件。由上,起草者起草本條文的一個基本立場就是,夫妻一方為實現協議離婚在財產分割方面所作的任何對己不利的承諾,都以協議離婚成功為生效條件。一旦協議離婚最終未果,夫妻一方當然可以反悔,不承認上述對己不利承諾的效力。除了財產分割協議之外,夫妻一方為促成協議離婚,還可能在離婚協議中作出其他對己不利的承諾。這些承諾在離婚協議中的主要表現就是非財產分割條款。既然這些非財產分割條款都是夫妻一方為實現協議離婚所作的對己不利承諾,那么其與司法解釋所言的財產分割協議在本質上并無不同。因此,本司法解釋條文的起草精神和原則同樣應類推適用于離婚協議中的非財產分割條款。也即,非財產分割條款的效力也取決于協議離婚條件是否成就。

    第三,在法律的具體適用中,非財產分割條款可考慮適用附條件法律行為的相關規定。雖然我國現行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并未對離婚協議中的非財產分割條款做出明確規定,但在司法實務中,可考慮參照有關物權法、合同法等的規定精神,在無法優先適用婚姻法情形下,可尋求適用民法通則及合同法。非財產分割條款作為對當事人夫妻關系的處理、訴前離婚協議的一部分,亦應當適用民法通則中有關法律行為的規定,在未達到協議離婚的生效條件時未產生法律效力。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