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離婚資訊

    退休法官之死:遇害時無防備離婚判決引仇恨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2/16 17:41:40

    今年1月26日下午,64歲的廣西陸川縣退休法官傅明生在家中被人持刀殺害,警方在現場控制的犯罪嫌疑人龍建才,是22年前傅明生審理的一起離婚糾紛案件的被告。

      這起發生在春節前夕的法官遇害事件,引起司法界的震驚和憤怒。2月5日凌晨,中央政法委官方微博發布評論:“奪取馬彩云法官生命的槍聲猶在耳旁,又一位共和國的法官被一個20年前的當事人殘忍殺害!兇手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不要再讓正義蒙羞,不要再讓法袍染血!”

      一起離婚案件為何時隔22年仍讓當事人怨恨在心?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赴事發地走訪調查。

      春節前的血案

      沙坡鎮距廣西玉林市陸川縣城約16公里,2月10日,記者來到位于沙坡鎮新街的傅明生家時,小樓的大門緊鎖。

      這棟樓是傅明生夫婦為兒子修建的,一樓作為鋪面經營床上用品。

      2013年11月從陸川縣人民法院退休后,傅明生從陸川縣城回到沙坡鎮,平日里幫兒子看店。

      “出事那天,我看到老人家在店門口看電腦。”傅明生家對面裁縫店的阿姨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那天因為是臘月二十九,街上趕集的人很多,突然聽到有人喊殺人了,她才注意到傅家的店門前圍滿了人。

      陸川縣公安局沙坡鎮派出所距傅明生家不到100米,據該鎮派出所所長盧智回憶,1月26日13時13分,一名群眾慌慌張張地跑到派出所報警,說沙坡街傅明生家有人打架。盧智馬上組織6名民警趕赴現場。

      擠開人群后,盧智一眼看到傅明生頭枕在門檻上,腳朝屋內躺倒在血泊中。他俯身查看,發現傅明生脖子右邊有一個很深的傷口。見狀,盧智立即找來一塊門板,組織傅明生的親友將其送往鎮衛生院搶救。

      當天在鎮衛生院值班的門診主任詹梅珍回憶說,傅明生是13時25分送到鎮衛生院急救室的,他脖子兩邊都有刀傷,右邊頸動脈有一處橫切得很深的傷口。經檢查,傅明生的瞳孔放大,已沒有任何生命體征。

      “我和我媽也是通過電視第一次看到我爸的被害現場。”傅明生的兒子傅健宇說,1月26日他恰好外出辦事,案發時他母親詹素娟正在二樓午休,突然聽到樓下有很大的喧嘩聲,詹素娟望向窗外,一樓門口聚集了很多人,正當她覺得情況不對時,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后來詹素娟才知道,兇手在刺倒她丈夫后,還想上樓來找她。他從屋外撬動門把手時,往上提了一下,恰好把門從外面給反鎖了。

      眼見打不開門,兇手又來到傅家頂樓的灶臺,扭開煤氣閥放煤氣,很快整個樓道都彌漫著濃濃的煤氣味兒。

      盧智是在案發現場抓到犯罪嫌疑人龍建才的。民警在一樓店鋪沒有搜查到兇手,正上樓搜捕時,突然看到一名60多歲的老人從樓梯間走出來,手上還握著約20厘米長的不銹鋼水果刀,嘴里嘟囔著“我不要命啦,你們來抓我吧”。

      “他的左眼、左臉上都是血斑,黑色的外套上、涼鞋和腳趾里邊都是血,一眼看過去,我就斷定他是兇手。”盧智回憶說,他和3位民警撲上去把其手上的尖刀打落,迅速將犯罪嫌疑人龍建才制服歸案。

      陸川縣公安局法醫報告顯示,傅明生全身共13處創口,其中頭頸部12處,因左右頸動靜脈斷離,引起大量失血死亡。

      離婚案判決引起的仇恨

      負責偵辦這起案件的陸川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林發光介紹說,審訊龍建才時,和一些百般推脫責任的犯罪嫌疑人不同,他直截了當地承認人是他殺的,他認為傅明生判他離婚,破壞了他的家庭。

      龍建才之所以遷怒于傅明生,源于1994年11月23日陸川縣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離婚案民事判決。

      今年67歲的龍建才是陸川縣沙坡鎮沙坡村過路塘隊人,1989年正月在云南幫工時,他結識了第二任妻子陳某,并于當年登記結婚。1991年3月兩人回陸川縣沙坡鎮老家生活后常因小事爭吵,陳某還因一些事情威脅要喝農藥。1994年7月,陳某到法院起訴離婚。

      據(1994)陸法民初字第153號判決書,法院審理認為,原告陳某和被告龍建才自行相識談婚,并自主結婚,婚后感情一般,且生育有兩個孩子。1991年3月二人回老家生活后,生活較為艱苦,常因一些生活瑣事發生爭吵,但都能互諒解決。被告指責原告與他人有不軌行為,原告指責被告有參賭行為均證據不足。原告起訴到法院后,被告理應冷靜考慮耐心勸導原告,珍惜夫妻尚存的感情,但在法院兩次傳喚期間,被告龍建才均采取妨礙訴訟的方式限制原告陳某的人身自由,從而導致夫妻感情徹底破裂,此案經法院調解和好無效,才依法作出判決:準予原告陳某與被告龍建才離婚;原告陳某與被告龍建才婚生兩個男孩,每人撫養一個;被告龍建才家的共有財產歸被告所有。

      這份一審判決的審判長正是傅明生。當時擔任該案件書記員的陳玉彥回憶說,庭審現場,被告龍建才表現粗暴,在法庭上對妻子語言過激,暴力傾向嚴重,而且現場有阻撓法院正常審理程序的行為。由于他兩次妨礙訴訟,被法院予以司法拘留。

      案件判決后,被告龍建才不服,向當時的玉林地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1995年5月29日,該院作出(1995)玉地民終字第144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當時什么都沒有了,苦啊,當時想找他尋仇都找不到。”龍建才被捕后,在看守所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離婚案判下來后,他就想報復傅明生,“開始是想打他,豈止想打他,我是想殺他。”

      由于傅明生在陸川縣工作,而龍建才常年在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縣打工,每年只回家一兩次,兩人的生活軌跡基本沒有交集。2013年傅明生退休后回到沙坡鎮生活。去年龍建才因為患上胃穿孔,也回到老家。兩人的住所同屬于沙坡村,距離只有1公里多。

      “今年我也找了五六次都沒找見(傅明生)。”龍建才在看守所接受媒體采訪時稱,今年1月25日,他在家吃了飯,上街買粉時經過傅明生家門口看到傅明生,于是,第二天他帶著一把水果刀,去案發地點實施了犯罪行為。

      兩個家庭的悲劇

      盡管龍建才聲稱對傅明生積怨多年,但在傅健宇的記憶里,父親從沒向他們提起過這起案件,龍建才也從未上門找過他們。“如果說兇手之前上家里鬧過、吵過,我們還會防范一下,提高警惕,但從來沒有過。”傅健宇說,他的父親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殺害的。

      “我媽說父親辛勞了一輩子,還沒來得及享福,人就沒了。”傅健宇說,父親遭此橫禍,實在讓家人難以接受。

      在陸川縣人民法院副院長阮偉達看來,傅明生判離這個案件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準確,實體認定也是公正的,程序也公正,這樣一起沒有瑕疵的案件遭到當事人怨恨,完全是當事人不懂法的結果。

      而造成傅家悲劇的龍建才家,同樣也是一片凄涼的光景。

      2月11日,記者在沙坡鎮過路塘隊找到龍建才的住所。在一片樓房中,龍建才家的紅磚平房顯得有些寒酸。鄰居說,龍建才離婚后很少回來,判給他的小兒子一直由奶奶帶大,和父親關系十分冷淡。前兩年龍建才的母親過世后,他的兒子一直在外打工,連過年都沒有回來探望父親。

      “他們家真的很少見人,你看門前的路上都長滿了青苔。”順著鄰居手指的方向,記者來到龍建才的屋前,透過窗玻璃望進去,屋內陳設十分簡單,除了床、飯桌、凳子外,基本上沒有值錢的家具和電器。

      盧智介紹說,龍建才被抓捕當天,他與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大女兒來到派出所。女兒說她爸有病,心情不好,經常罵子女。而作為子女,她對父親的關心也不夠,從來沒有給過龍建才錢。

      據龍建才交代,由于疏于管教,離婚后判給龍建才的小兒子沉迷網吧,后來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賣光了。而判給前妻的大兒子去年到百色看他,連車費都沒有。面對婚姻的失敗、兒女的不爭氣,龍建才并沒有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把怒火撒在當年判決他離婚的法官身上,最終導致兩個家庭都走向悲劇。

      目前,陸川縣公安機關已基本確認犯罪嫌疑人龍建才的犯罪事實,并提請該縣檢察院對其進行批捕。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