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子女撫養

    家庭暴力在離婚訴訟中對子女撫養的影響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1/16 15:46:03

    在涉及家庭暴力的離婚案件中,人民法院在判決確定子女直接撫養權歸屬時,應當將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長即子女利益最大化作為原則。在就與父母中哪一方共同生活的問題征詢年滿十周歲以上未成年子女意見的同時,應當將家庭暴力作為一項重要因素加以考量。下面跟隨上海離婚律師一起來看看下面的案例.

      一、案情簡介

      2012年4月,陸青衣以被告蘇水城實施家庭暴力,多次毆打自己及兒子,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訴至某基層人民法院,請求判令:1、陸青衣與蘇水城離婚。2、婚生子蘇勐由陸青衣直接撫養,蘇水城按月給付蘇勐撫育費2000元。3、現夫妻共同居住的房屋歸陸青衣所有,對半分割其余夫妻共同財產。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陸青衣與蘇水城系自由戀愛結婚,婚生子蘇勐12歲。蘇勐出生后,陸青衣辭職照顧蘇勐至10歲才重新工作,在蘇水城的劇組做服裝主管。蘇水城投資拍戲失敗后,開始酗酒,酒后常打罵陸青衣,有時也會殃及蘇勐。蘇水城承認自己多次于酒后實施家庭暴力,但認為是工作壓力所致,對妻子的感情并未改變,故不同意離婚。蘇水城提出,蘇家三代單傳,自己年過40,只有蘇勐一個兒子,不能在自己這兒斷了香火。如果陸青衣堅持離婚,就必須放棄直接撫養蘇勐的權利,自己有能力直接撫養蘇勐,可以不要陸青衣支付撫養費。

      經一審法院調解,雙方當事人均同意離婚,但均主張只要將孩子判給自己直接撫養,財產上可以讓步。可見雙方的爭議主要集中在婚生子蘇勐由誰直接撫養的問題上。鑒于蘇勐已經超過10歲,案件承辦法官專門單獨聽取了蘇勐的意見。12歲的蘇勐對于父母離婚一事并不吃驚,表示父母經常打架,早晚都得離。至于自己希望與誰共同生活,蘇勐先是稱愿意跟媽媽,后來又表示還要再想想。經法官耐心引導、詢問。蘇勐表示,自己從小就跟媽媽在家,爸爸總是出差,在家的時候不多,也不會給自己做飯吃。爸爸總是打媽媽,打自己的時候并不多。但爸爸有錢,要是跟爸爸一起生活,將來上重點中學、上大學的學費都不成問題。自己舍不得離開媽媽,但媽媽沒錢,供不起自己上好學校。看得出,蘇勐為此事很糾結,但他最終表示要和父親一起生活。

      二、法院裁判情況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意見》第五條規定:“父母雙方對十周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隨父或隨母生活發生爭執的,應考慮該子女的意見。”蘇勐已經年滿12周歲,經法院向其征詢意見,其表示要隨父親生活。蘇勐的意思表示應當成為本案中確定子女由哪一方直接撫養的依據。另外,蘇水城雖然有實施家庭暴力,毆打陸青衣的行為,但很少打蘇勐。蘇水城的經濟實力也確實好于陸青衣,能夠為孩子提供較好的物質生活條件。故在判決陸青衣與蘇水城離婚的同時,判決蘇勐由蘇水城直接撫養。夫妻共同財產原則上對半分割,適當向陸青衣傾斜。

      陸青衣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要求二審法院改判由自己直接撫養蘇勐,蘇水城按月給付蘇勐撫育費2000元。

      二審法院經審理,最終改判支持了陸青衣的上訴請求。

      三、主要觀點和理由

      二審法院在審理中存在兩種觀點,第一種意見是認為一審法院在這個問題上的處理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當予以維持。具體理由是:第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意見》第五條規定:“父母雙方對十周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隨父或隨母生活發生爭執的,應考慮該子女的意見。”雖然,在涉家暴的離婚案件中,判決未成年子女與施暴方共同生活,對子女的成長可能存在不利影響,但現在蘇勐明確表示愿意隨父親一起生活,如果法院作出相反的判決,是不是意味著法院剝奪了孩子跟父親一起生活的選擇權。考慮到針對該子女的家暴并非經常發生,因此,還是應當尊重未成年子女的選擇。第二,比較本案雙方當事人的經濟條件,蘇水城的經濟條件確實明顯好于陸青衣。陸青衣原先曾是演員,婚后為了撫育兒子,做了十年全職媽媽,早已放棄了自己的演藝事業,而且由于年齡、健康等因素,也很難恢復到適合演戲的狀態。雖然重新工作,但收入不高。而蘇勐面臨小升初,蘇水城的經濟能力可能會為其成長提供更為優越的物質條件。第三,陸青衣比蘇水城年輕8歲,再婚后生育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蘇水城已年近五十,又是三代單傳,再婚生育子女的可能性比陸青衣要小一些。綜合考慮上述因素,判決由蘇水城直接撫養蘇勐并無不當。

      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如果離婚案件中,不涉及家庭暴力問題,法院確實應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將年滿十周歲的未成年子女的意見作為確認由誰直接撫育子女的重要考量因素,但如果案件涉及家庭暴力,則家庭暴力應當成為確認未成年子女直接撫育權歸屬的首要考量因素。未成年人對事務的認知能力相對于成年人來說畢竟有缺陷,他或她可能因為懼怕暴力、崇拜權威、生活需要等各種原因而不知道如何選擇才符合自己的最大利益。此時,法院應當從子女利益最大化的角度作出裁判。蘇水城實施家庭暴力的行為會直接對蘇勐的成長帶來負面影響,蘇勐從父親經濟條件優于母親考慮出發,表示要與有家暴行為的父親一起生活,并非一種成熟的選擇。在蘇水城對其家暴行為沒有正確認識、沒有改正表現的情況下,將蘇勐判歸其直接撫養,不符合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原則。

      我們認為,第二種意見更具有合理性。家庭暴力對于未成年子女的負面影響是不容忽視的。首先,孩子可能成為家庭暴力控制替代對象。正如蘇勐所述,爸爸總是打媽媽,很少打我。據統計,50%以上的施暴人,在毆打配偶的同時,也毆打子女。離婚使其失去了配偶這個暴力控制對象,但很難使之立即改變暴力控制欲。如果這個施暴者沒有很快再婚,沒有一個新的配偶成為暴力控制的替代品,則未成年子女往往會成為這個替代品,成為家暴的直接受害者。其次,有暴力傾向的家長往往缺乏愛孩子的能力。施暴者因為自身的不安全感,往往更關注自己在家庭中的權威,特別是其他家庭成員是否對其服從并因此扼殺未成年子女的自主能力和獨立發展,嚴重影響子女的心理健康。第三,施暴者的言行對未成年子女的負面影響不容忽視。有施暴行為的家長,缺少男女平等意識。其言行均會對子女常常形成潛移默化的影響。例如,施暴者通過施暴使得其他家庭成員服從,男孩子可能認為,這就是解決家庭糾紛的途徑,于是,在他長大后建立的家庭中,也采取同樣的辦法迫使其配偶、子女服從。又例如,有的施暴者一邊毆打自己的配偶,一邊指責其語言或者行為上的“錯誤”,使得未成年子女認為,媽媽做錯了事,所以才挨打,以后,在他認為別人有錯誤的時候,也采取暴力行為懲罰對方。這種做法,常常被移植到他未來建立的家庭中。第四,施暴方可以利用對未成年子女的直接撫養權繼續控制其原配偶。如果施暴者得到了未成年子女的直接撫養權,則常常利用這一權利,向原配偶提出種種不合理要求。例如,有的離婚案件中,女方請求離婚的原因本來就是不堪忍受丈夫的暴力和經濟控制,但施暴者利用女方對探望未成年子女的渴求,要求其繼續“自愿”提供經濟幫助。否則,就設置種種障礙,不讓其探望未成年子女。綜合上述理由,可以說明,將未成年子女判決由施暴者撫養,不符合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則,不利于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特別是不利于斬斷家庭暴力代際傳遞的鏈條。

      本案中,陸青衣的經濟條件固然不如蘇水城,但根據我國《婚姻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離婚后,一方撫養的子女,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一部或全部,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關于子女生活費和教育費的協議或判決,不妨礙子女在必要時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過協議或判決原定數額的合理要求。”因此,蘇勐對自己選擇隨母親生活后,因為母親的經濟狀況不如父親,可能對自己的升學造成不利影響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或者說,蘇勐的擔心不應成為人民法院在對本案子女撫養問題進行判決時需要考量的因素。因為,在蘇勐的父母離婚后,蘇勐仍然是陸青衣和蘇水城兩人的子女,蘇勐的撫養費、教育費應當與其父母的生活水相適應。在蘇勐有升學受教育的合理需要、蘇水城又有負擔能力的情況下,蘇勐可以要求其支付費用。

      蘇水城所謂的蘇家三代單傳,不能到自己這兒斷了香火等說法,完全是男權社會傳宗接代思想的表現。蘇勐由陸青衣直接撫養,仍然是蘇水城的兒子,其與蘇勐的父子關系并不因此而改變。蘇水城將此作為要求直接撫養蘇勐的理由,也是不能成立的。

      四、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見

      在涉及家庭暴力的離婚案件中,人民法院在判決確定子女直接撫養權歸屬時,應當將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長即子女利益最大化作為原則。在就與父母中哪一方共同生活的問題征詢年滿十周歲以上未成年子女意見的同時,應當將家庭暴力作為一項重要因素加以考量。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