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子女撫養

    不愿撫養人工授精所生子女,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是婚生子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1/14 16:04:54

    案情回顧:不愿撫養人工授精所生子女

    原、被告雙方于1987年9月經人介紹建立戀愛關系,同年11月登記結婚。因婚后三年未能生育,雙方遂到醫院檢查,確認被告無生育能力。為生育后代和維持婚姻關系,雙方商量決定讓原告到醫院進行人工授精。1990年10月,雙方到某醫院遞交了人工授精申請書,其中寫明:“我們承認人工授精后出生的子女就是我們的親生子女”。該醫院在與雙方簽訂了人工授精協議后,對原告施行了人工授精術。1991年11月,原告生下一子。此后因被告酗酒、賭博,并打罵原告,雙方產生矛盾。1994年9月,被告因招搖撞騙被公安機關勞動教養一年,并被單位開除公職,致使家庭收入減少,生活受到影響,夫妻矛盾日益激化。1996年2月,原告以被告經常酗酒、賭博及經常無故打罵她為理由,起訴到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要求與被告離婚。

    被告答辯稱:自己現在沒有工作,是原告向其無度索要錢財而致其犯法造成的。現原告堅決要求離婚,本人同意,但要求享有全部共同財產。原告經施行人工授精所生之子與我無血緣關系,我不撫養也不負擔撫養費。

    法院判決:被告承擔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撫養費

    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被告相識不久即結婚,雙方婚前缺乏了解。1994年以后,夫妻間的矛盾加深,直至夫妻關系惡化,被告應負主要責任。現原告提出離婚,被告表示同意,應當認定雙方夫妻感情確已破裂,應準予離婚。對于子女撫養問題,按雙方的意見及本案的具體情況,由原告撫養為宜。對于子女撫養費問題,因被告無工作,靠救濟為生活來源,可由其每月負擔子女60元撫養費。對于財產分割,應按照顧撫養子女一方及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的原則處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于1996年8月5日判決如下:

    一、準予原、被告離婚。

    二、婚生一子由原告撫養,被告自1996年8月起每月付給原告子女撫養費60元,至該子獨立生活時止。

    三、財產分割(略)。

    上海離婚律師說法: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是婚生子

    人工授精方式現已得到社會的廣泛認同,這項技術不僅給不育癥患者的家庭帶來福音,為維系和鞏固這種夫妻之間的婚姻關系作出了應有的貢獻,而且它在克服人類自身繁衍障礙上也是一種有效的途徑。但也應當看到,隨著這一醫學科學技術手段的逐步推廣運用,其中所涉及的婚姻、撫養、贍養、繼承等方面的法律問題也逐步顯現出來,本案中關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撫養問題就是一例。它所帶來的法律問題,用我國現行法律規定的含義是難以解釋的,必須有新的發展。

    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7月8日《關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的復函》指出:“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進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關系適用《婚姻法》的有關規定。”

    在本案中,原告施行人工授精術,是被告簽字認可的。在有被告簽字認可的人工授精申請書上明確載明:“我們承認人工授精后出生的子女就是我們的親生子女。”此種意思表示是具有行為能力的原、被告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應是合法有效的,自始即具有約束力。原、被告共同申請人工授精的民事行為發生在其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經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系婚生子女當屬無疑。

    在傳統的婚姻法理論中,婚生的子女與其父母的關系,是歸入自然血親范圍的,這對經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在視為婚生子女情況下,顯然是說不通的。因此,相應地應在“自然血親”的概念基礎上推衍設定“準自然血親”的概念,將夫妻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致同意人工授精所生(也還有其他技術手段所生)與父方、母方或父母雙方無血緣關系的子女與其父母的關系均歸入其中,并且將其與擬制血親關系區別開來,這種父母子女關系具有與生俱來的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不可解除。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