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g0c88"><source id="g0c88"></source></td>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話題 > 訴訟離婚

    執行程序中不應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

    作者:上海離婚律師 時間:2017/1/8 11:35:32

      [案情]


      申請復議人(被執行人):徐某某(系被執行人劉某某之妻)


      申請執行人:盛某


      被執行人:劉某某


      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法院(簡稱執行法院)就盛某與劉某某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于2013年6月18日作出(2013)金牛民初字第2999號民事調解書,該調解書主文載明:一、劉某某于2013年7月10日前一次性償還盛某1600000元以及2013年7月10日前的利息200000元。二、如劉某某未在2013年7月10日前一次性償還盛某1600000元,則劉某某應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2倍向盛某支付2013年7月10日之后未償還部分的利息。調解書生效后,劉某某未履行該調解書確定的義務。盛某于2013年7月17日向該院申請執行。執行中法院查明,劉某某與徐某某于1988年3月登記結婚。根據當事人申請,2013年9月5日執行法院作出(2013)金牛執字第1502號執行裁定(簡稱追加裁定),追加徐某某為本案被執行人。徐某某不服提出異議。


      [審判]

      金牛法院經審查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任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照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九第三款規定“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徐某某雖然提出了執行異議,但其未向法院提交證據證明其主張。故執行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裁定駁回其執行異議。

      徐某某不服,向本院申請復議。復議理由:劉某某欠盛某的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是否應當由徐某某共同償還,應當通過實體審判認定。執行法院未經實體審判即裁定追加徐某某為被執行人不當,據此請求撤銷執行法院裁定。

      成都市中院經審查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簡稱《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照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該條雖然直接規定了夫妻一方所負債務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該規定屬于人民法院解決當事人民事爭議確定民事責任所依據的裁判規則,不屬于執行權的授權性規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八十三條規定:“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百七十一條至第二百七十四條及本規定裁定變更或追加被執行主體的,由執行法院的執行機構辦理”的規定,前述《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的情形顯然不屬依法應由“執行法院的執行機構辦理”的可以追加被執行人的情形,執行法院以“夫妻共同債務”為由裁定追加徐某某為被執行人于法無據。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裁定撤銷追加徐某某為被執行人的執行裁定。

      [論證]

      在執行程序中是否應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為被執行人,在司法實踐中做法不一。本案認為執行程序中不應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應當告知債權人另行起訴,取得針對被執行人配偶的執行依據后合并執行。執行中追加執行主體應當從嚴,追加的范圍逐步收縮是當下執行工作的發展趨勢。民事責任主體及責任具體內容的確定應當通過訴訟或仲裁程序解決,執行中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作為被執行人應當非常慎重,法無明文規定或授權不能進行追加。不能以非授權性規范作為執行主體的追加依據。在執行中不予追加,可以促使原告在主張權利時認真考慮訴訟主張,更全面的在訴訟中解決民事責任主體問題,將民事責任的確定歸入正常的審判程序中。本案對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問題予以明確,對同類案件的處理具有示范意義。

      一、追加執行主體應當從嚴,收縮追加范圍是發展趨勢

      民事訴訟法修訂后,建立了執行異議制度,依法執行的要求不斷提高,根據上級法院相關會議精神,執行權應當受到必要的制約,執行中追加新的執行主體已傾向于嚴格,特別強調依法進行,甚至部分法定可以追加的諸如抽逃注冊資本等在公司法解釋(三)出臺后都更傾向于通過訴訟確定相應民事責任,盡可能杜絕執行風險。在執行中不予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可以促使原告在主張權利時認真考慮訴訟主張,更全面的在訴訟中解決民事責任主體問題,將民事責任的確定歸入普通審判程序中,即當事人主張什么法院判什么,執行也限定在當事人起訴時的主張范圍內,以符合“無請求無判決、無判決無執行”的訴訟法理念。將當事人起訴時沒有的實體主張向法院執行部門提出,由執行部門審查確定民事責任,不僅不符合執行工作的本質,這些紛爭也不是執行所應該解決的。以本案為例,原告起訴時根本未主張夫妻共同承擔共同債務,法院也不可能超出當事人主張去釋明,據此裁判完全符合當事人本意,執行中卻進行既判力擴張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對未參加訴訟的另一方顯然不公平,必然導致被追加的被執行人對法院執行工作的不滿。

      二、非授權性規范不能作為執行主體的追加依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照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該條雖然直接規定了夫妻一方所負債務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該條是人民法院解決當事人民事爭議確定民事責任所依據的實體裁判規則,不屬于執行權的授權規定,與之類似的相關民事實體規范很多,如連帶保證等。另外,該條雖推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發生的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法律同時還規定了例外情形,即《婚姻法》第十九條“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之規定。該款規定的例外情形是否存在,需要通過當事人雙方的起訴抗辯、法庭審理、舉證質證等訴訟程序,最終作出裁判進行認定。在執行程序中徑行認定該例外情形是否存在沒有法律依據。

      綜上,在執行程序中依據《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釋徑行認定夫或妻一方作為共同債務人承擔連帶責任,從而追加夫或妻一方作為被執行人缺乏法律依據。因此執行程序中不應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應當告知債權人另行起訴,取得針對被執行人配偶的執行依據后合并執行。

      三、追加被執行人配偶作為被執行人沒有法律依據

      執行權具有公權性質,應當遵循公權行使的一般原則即“法無授權皆禁止”。追加執行主體是執行權行使方式之一,它依據法律或司法解釋的授權性規定,不能簡化特定民事責任及責任主體的確認程序,不能以在執行過程中直接追加訴訟案件當事人以外的其他人作為被執行人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實現生效法律文書既判力的擴張。民事責任主體及責任具體內容的確定應當通過訴訟或仲裁程序解決,因此執行中直接追加應當非常慎重,法無明文規定或授權不能進行追加。關于可以追加或變更執行主體的情形,《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總共規定了13種情形[1],追加被執行人配偶不屬于上述13種法定情形之一,若直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沒有法定授權依據,違背了公權行使的一般原則。

      需要說明的是,在執行過程中對追加變更執行主體后相關當事人提出的異議,進行審查裁定的具體職能無論是由法院的審判部門還是執行部門負責,該審查裁定工作仍然是執行權的行使方式之一,不影響該項職權的本質屬性,各部門均應當遵循以上要求。

      注釋:

      [1]這13種情形分別是:

      1、被執行人為無法人資格的私營獨資企業,無能力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執行該獨資企業業主的其他財產。

      2、被執行人為個人合伙組織或合伙型聯營企業,無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追加該合伙組織的合伙人或參加該聯營企業的法人為被執行人。

      3、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不能清償債務時,可以裁定企業法人為被執行人。企業法人直接經營管理的財產仍不能清償債務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執行該企業法人其他分支機構的財產。若必須執行已被承包或租賃的企業法人分支機構的財產時,對承包人或承租人投入及應得的收益應依法保護。

      4、被執行人按法定程序分立為兩個或多個具有法人資格的企業,分立后存續的企業按照分立協議確定的比例承擔債務;不符合法定程序分立的,裁定由分立后存續的企業按照其從被執行企業分得的資產占原企業總資產的比例對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5、被執行人無財產清償債務,如果其開辦單位對其開辦時投入的注冊資金不實或抽逃注冊資金,可以裁定變更或追加其開辦單位為被執行人,在注冊資金不實或抽逃注冊資金的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6、被執行人被撤銷、注銷或歇業后,上級主管部門或開辦單位無償接受被執行人的財產,致使被執行人無遺留財產清償債務或遺留財產不足清償的,可以裁定由上級主管部門或開辦單位在所接受的財產范圍內承擔責任。

      7、被執行人的開辦單位已經在注冊資金范圍內或接受財產的范圍內向其他債權人承擔了全部責任的,人民法院不得裁定開辦單位重復承擔責任。

      8、在執行中,被執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擔保,并經申請執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決定暫緩執行及暫緩執行的期限。被執行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權執行被執行人的擔保財產或者擔保人的財產。

      9、作為被執行人的公民死亡的,以其遺產償還債務。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終止的,由其權利義務承受人履行義務。

      10、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執行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分立、合并的,其權利義務由變更后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受;被撤銷的,如果依有關實體法的規定有權利義務承受人的,可以裁定該權利義務承受人為被執行人。

      11、其他組織在執行中不能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執行對該其他組織依法承擔義務的法人或者公民個人的財產。

      12、在執行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名稱變更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變更后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被執行人。

      13、作為被執行人的公民死亡,其遺產繼承人沒有放棄繼承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變更被執行人,由該繼承人在遺產的范圍內償還債務。繼承人放棄繼承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執行被執行人的遺產。

    分享到:

    上海離婚律師 謝冬律師 手機:182-0196-2733 電子郵箱:1243814675@qq.com網站地圖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198號世紀匯廣場一座12樓

    網站技術支持:點搜科技

    咨詢方式
    868cp彩票